北京赛车pk10投注

想起了那台旧吊扇

2019-12-28    随笔日志    【本页移动版】


想起了那台旧吊扇


    装修房子时已定住要安装空调,客厅里那台噪音大、晃悠厉害本已无法使用的吊扇就被淘汰了。
   今年年初,儿媳带着孩子在儿子服役的兰州渡夏了,我和妻两人开大功率的空调是有些浪费。
   “买个吊扇吧,一个夏天的电费就省出来了。”
   遵照妻的“旨意”,在一个阴雨蒙蒙的周末,我在断断续续的细雨中去商店选购吊扇。雨又停了,我收起雨伞漫步在路边的梧桐树下。一边走,一边估摸着吊扇的价位。
   一阵风吹来,茂盛叶片上抖落在头上的大水滴顺着发际,滑进脖子的肌肤上。凉凉的,令我打了冷战。
   思虑错位。不知何故,使我忽然想起了18年前的那台旧吊扇……
   那是我搬进西巷子民房的第一个夏季。文化馆的小贺问我:“杨秘书,你才租的房子里有电扇吗?”
   “土木结构的老屋,挺小的当院里还有好几棵遮荫的梧桐树,一点也不热。”我回答说。
   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买,三楼‘断截’房子时替下一台吊扇,从去年就闲着,你带回去用吧。”小贺热情地对我说。
因为我在他上班的文化楼上住了三年多时间,他姑姑是文化馆的会计,负责过我当文化站长期间的工资十多年时间,当然很容易知道我的家底。用他们的话说,我是一个很“富有”的穷人。
   生产责任制之后,我将卖棉花的钱全部用在了买砖、买料的修屋盖房上了。八五年招工转干进当时的县城时,身上背着1780元的债务。几十元钱的工资支撑着老少五六口人的日子。加之那两年继母、岳母患不治之症,父亲脑血栓住院。看病、发丧几档子花钱的事赶成了堆。家中虽有三处砖房子,可用钱时,全都变成了“有冰冰化不出水”的呆板物。钱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是最无可奈何的东西了。
   为服从两个孩子上学,全家人都来了城里。妻学做生意,第一年赚了36元钱的一张桌子;第二年挣了860元钱的积压服装。好在有储存在面粉厂的几千斤麦子,主食用不着愁花钱。
经济上最紧张时,我连续几次只用两元钱买蜂窝煤块。看着卖煤人狐疑的目光,我只得以“看看好烧再多买”来搪塞。物价上涨,“抢购风”盛行时,考虑到一家人全爱吃咸,我只买下了6公斤袋装的精盐。这些事当时在文化局内都有曾成为过笑谈。
   因为是在大房间用过的,旧吊扇的风叶挺大,吊杆也长得在矮房里没法直接使用。于是,我请来了在农具厂上班的亲戚,截短了吊杆、更换了电容对付着安上。用钳子拧开没有旋扭的调速开关,吊扇转了。一家人第一次坐在“自家”的电扇底下纳凉,从内心里觉得特别的凉爽。
   “早几年有上这么个电扇多好哇……”
   妻的话引起了我痛楚的回忆:就在我进县城的那年的夏天特别的热。晚上,两个孩子在被毒阳光能晒透的新砖房里,热得根本就睡不着觉。妻只好用大蒲扇给两个孩子煸着睡觉。妻困了,蒲扇一停,两个孩子又热醒了哭闹,妻只好接着再煸。她常说,膀子、胳膊疼的病根就是那时落下的。
   当时,还不懂事的儿子问我:“爸爸,人家全买电扇了,咱咋不买呀?”我只好说,他们买得这些全不行,将来咱买就买最好的。他哪里知道,背着亲戚、朋友多家债务父母,既便是有钱,也不能购买用于享受的消费品呀!
   后来,妻学会了做生意,我的工资也涨了,进宣传部之后因为写稿还有了稿酬和奖金。购置民房后,我添置过好几台吊扇。再后来,集资买下的楼房里五个房间都装有吊扇。搬迁时,我特意将第一次用过的大吊扇拆下来存放在了地下室里。有几次,常收我家废品的熟人们都缠着我将旧吊扇卖掉,我总是苦笑着婉言回绝了。他们那会知道,这台旧吊扇的来历。他们哪能体量到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这台旧吊扇上所融入着的真切友情。
   ……
   淡蓝色的新吊扇转动了。
   我,久久的凝视风叶转动的眼睛模糊了。
   我的思绪,伴随着新吊扇轻轻的旋转,又回到了那个没有电扇的岁月……
   又回到了那台旧吊扇第一次转动时的场景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京赛车pk10投注相关的文章
热点文章
北京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投注 pk10开奖记录 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投注 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投注